3d和值基本走势图: 经人介绍进了殡仪馆上班,发现同事们都不太正常

楼主: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6 21:52:37 点击:2456816 回复:8277
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

广东11选5前一推荐号 www.91asn.com 字体:

边距:

背景:

还原:

上页 1 2 3 458 下页  到页 
  我这个人天生八字命硬,一出生就克死了父母。
  用村头老道的话来说,我是难得的天生八字命硬,主六亲刑伤,出生破祖,但是这种人天生阳气重,别说克死周边的亲人,连恶鬼都不敢接近。
  也就是因为命硬,我从小就跟着到处招摇撞骗的老道,到处给村头巷尾办法事,直到十八岁那年夜里,我和老道给人办丧回家那夜,一阵阴风吹过,老道就再也醒不来了,我阳气重,那东西没敢找上我。
  没有了老道我直接辍学,在城里打了大半年工,住着三百块的出租屋给人搬过砖,洗过碗,过得实在艰辛。
  直到这一天,我在街头游荡,见到电线杆上的招聘广告。
  “殡仪馆招募工作人员,试用期月薪六千,转正后月薪一万二千,包吃包住?!?br>

打赏

894 点赞

主帖获得的天涯分:0
举报 | | 楼主
楼主发言:1763次 发图:0张 | 更多 |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6 22:18:27
  这丰厚的条件看得我目光火热,常人或许避之不及,但是,我可是从小跟着老道帮人办丧,是吃死人饭长大的。
  眼前也只不过是从村里的土葬,变成城里的火葬罢了,丧葬这行我熟,也是我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本事。
  我决定去应聘试一试,殡仪馆所在的?;吩诮记?,打车足足开了二十几分钟才到。
  在一栋略显老旧的两层建筑里,我看到了负责招聘的张立伟,是一个看起来非常健谈的三十出头汉子。
  张立伟倒着茶,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才问道:“小伙子之前有没有类似的工作经验?我们这行胆子要肥,这可不是常人有胆子能干的活儿!”
  我点了点头,简单说了我从小就一直和村里的老道帮人办丧,干了十来年土葬,这让张立伟愣了愣。
剩余 19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6 22:18:55
  “可以可以,你被录取了,你看看我们这里的条件怎么样?就就三天试用期,如果觉得这份工作可以适应,立马儿转正,一个月薪水一万二,直接签订三年合同?!?br>  三天就转正,月薪还一万二?
  丰厚的条件,让我整个人一瞬间呆滞。
  张立伟连忙说:“你别以为我们是骗钱的,是正经营生,你大可以去网上去查,绝对合法合理,我也是看到兄弟你是一个这方面难得的人才,我才特例招你?!?br>  我看了看张立伟真诚无比的表情,感觉倒也合理,毕竟像我这样敢和死人打交道的确是少。
  我点头说好,月薪上万这种大好事像是活在梦里一般,这可是高层白领的薪水,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。
  “那么,今天就开始先直接上班了,我找个人带你到处转一转,了解一些我们的工作流程,先熟悉一下岗位?!?br>  杨伟拨打了一下办公室的固定电话,没过两分钟就有一个成熟女人进门,打扮非常时尚,高贵大方,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,走进办公室。
剩余 1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6 22:19:40
  她走在前面带着我下楼,开始介绍。
  “你叫陈雨生?我在电话里听说了,听说胆子挺大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陈玉婷,我们同姓?!?br>  “好的,婷姐?!?br>  我从来没有见过出落得这么水灵的女孩儿,并且那妆化得太漂亮了,感觉和电视上的明星一般俊俏。
  “我脸上有斑吗?!?br>  婷姐扭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,平静的说道:“不要动歪心思了,在我们这里有规矩,同事间不准谈恋爱的?!?br>  我错愕了一下,还是呆呆的点了点头。
  这条规矩非常正常,很多职场里都不允许同事间谈恋爱,怕影响工作,我倒也非常清楚。
  噗。
  婷姐看着我呆呆的憨厚样子,忍不住笑出声。
剩余 10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作者:张斯涵1 时间:2018-09-07 00:33:56
  好帖留名
  • 王诚洋: 举报  2018-09-15 19:39:05  评论

    我就是在殡仪馆上班的,可以跟你们讲,殡仪馆工作人员分为业务员,化妆师,火化工,文职,司机班。除了领导以外,正常员工工资一线城市5000左右,小城市2000多。但是有灰色收入,也就是小费。为什么给小费?这是规矩?;褂惺裁椿ㄈΦ?,太平间。墓地,收入一般都是4000到一万多,有的地方
  • ssnowlotus: 举报  2018-09-15 20:59:53  评论

    评论 王诚洋:我们老家的殡仪馆已经禁止收红包,之前我们家有老人过世就没给。本来想意思意思给个小的给来接的两个人,结果忙了下其它的事,回头人家已经开车走了……
剩余 14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作者:吊床达人 时间:2018-09-07 10:57:06
  同事们都挺正常,不正常的只有你一个
剩余 6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7 12:06:30
  中午好啊
剩余 2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7 12:06:46
  她倒也不生气,带着尾随的我来到一楼,又走向其他的地方,介绍起一些简单流程和主要的工作场所。
  吊唁厅,也就是遗体告别的地方,供丧家的亲朋好友休息。再就是炼尸炉,负责焚烧尸体,并且有相应的拾骨灰的地方。
  剩下的也是的就是灵堂、家属休息室,还有前面的停车场等一些附属场地。
  非常规范化的流程,我在乡下帮人举行葬礼可没有这么多门道,不愧是城里帮人举行葬礼的,不同老道那种野路子。
  “我是一名化妆师,至于工作你可能没听过,是给死人化妆?!辨媒阕咴谇懊嫘ψ潘?。
  “那婷姐,我以后要干嘛?”我连忙跟上去。
  “炼尸炉那里最近缺人,你应该会被安排在那里去,那里的流程我也不太懂,以后会有人和你说该怎么做?!?br>  她扭头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再向前走去。
  我心里有些不安,这和我平日里跟老道学的土葬完全不同。
  • 水落无心: 举报  2018-09-07 14:54:37  评论

    我朋友在殡仪馆上班,没有转正一个月1800,转正,最高2500,汗,楼主工资好高(?▽?)
  • 火烧野鬼: 举报  2018-09-07 17:13:08  评论

    这只是工资,还有其他很多没有列上的收入,在这种地方干一万块很正常!如果每月只有楼主所说的2500,鬼才来跟你上班!
剩余 22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7 12:07:15
  “这种事情不用太怕?!?br>  婷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,笑道:“你就当做一个平常的工作就可以了,这都是流程化的东西,学久了就会,看多了就不怕了,当然了,有些事情也不得不去敬畏,这既是对死者保持该有的尊重,也是对自身的安全负责,我们殡仪馆里要注意安全?!?br>  她带我去随意逛了几圈,然后又带我去员工宿舍里看了看。
  宿舍配有电脑和电视机,还有席梦思的床,房子虽然老旧,但装修不错,无论从那个角度都可以称得上良心。
  婷姐说:“如果觉得还行,你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搬来我们这里住,宿舍一直空很多,你可以选择一个人住,但是我还是建议你和同事合住,毕竟人多了,也相互有个照应?!?br>  我说:“我一个人住吧?!?br>  她诧异的看了我一眼,只是笑笑,示意我把东西收拾好,差不多就可以正式入职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7 12:07:36
  “你就住在201吧,我和一姐们住在203,我看你小子倒也是实诚人,有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,我也干了半年多了,也还算熟悉?!?br>  “还有,你应该也看到了,我们这里的每一间宿舍都没有门锁,所以如果来找我,要敲门三声?!?br>  没有门锁?
  我一惊,连忙看了看自己房间的门。
  发现的确没有锁,是随便一推就开的那一种,并且才发现整栋宿舍楼,连女员工的房间也是一样。
  我心中惊疑不定,有些不安,这殡仪馆未免太古怪了一些。
剩余 2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7 12:08:06
  “好了,入职差不多差不多就这样,你不要太严谨,以后慢慢学,我们这里很多时候一天都没有活干,规矩非常松散,哪怕是偷偷跑去厕所抽根烟,领导都不会管?!?br>  “但在我们这里有五条规矩,必须要遵守,其他的都不重要,但这五条!你千万要记住?!?br>  她的面色,仿佛像是变了一个人,精致妆容变得冷冰冰的。
  我感受到婷姐的严肃,连忙道:“婷姐您说?!?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7 12:08:37
  她说:“第一条,绝对不允许同僚之间,相互谈恋爱?!?br>  这点刚刚婷姐也说过了,是非常正常的职场条例,估计怕影响员工中的工作效率,我连忙点头。
剩余 4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7 12:08:53
  婷姐看着我点头,露出满意的神色,又说:“第二,晚上工作时,千万不要忽然用手去拍同僚的肩膀和脑袋,也尽量避免从背后对同事喊话,如果有人从背后喊你,你千万不要回头去看?!?br>  这点,我若有所思。
  以前听老道说起过,人身上有3把火。头上一把,左右肩膀各一把,说是人身上的阳火,晚上走夜路的时候,如果有人叫你的名字,千万不要向两边张望或回头,会给鬼招了魂。
  晚上工作时,同事间要注意不相互拍肩膀和脑袋,在我看也是有些依据的,免得灭了对方肩膀和脑袋的三把火,让不干净的东西有机可乘。
  “我保证?!?br>  我想通了这条规矩之后,连忙点头。
  • 胡盼婷: 举报  2018-11-07 09:09:41  评论

    有一点鬼故事的意思了
  • ty_D218: 举报  2018-11-13 01:11:37  评论

    你就是婷姐???
剩余 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7 12:09:10
  婷姐满意的看了我一眼,接着说:“第三条,晚上千万不要进入女厕所,进男厕所之前,要认真敲三声门?!?br>  我闻言一愣,感觉又想不通,问道:“这女厕所,关我一个男生什么事情?我又不是变态,大晚上跑进女厕所干啥?!?br>  “你听着就好了,跟着规矩做!”她瞪了我一眼。
  我吓了一跳,连忙道歉,然后又问,“那白天呢?白天我进男厕所,也要敲三声门才能进去吗?”
  婷姐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,说:“白天不用敲门,你白天的时候哪怕是进女厕所都没有管你,当然,你不被我们这群女同事们踹飞的话?!?br>  “我明白了?!?br>  我愕然,还是点头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7 12:09:22
  前两条规矩,我都能猜得出用途,可是从第三条的上厕所开始,我就有些猜不出用意了。
  我感觉这个偏远郊区的殡仪馆,似乎神神秘秘,像是隐藏着什么秘密,规矩也未免太过古怪了一些。
  “第四条,无论发生任何事情,都不允许熬夜,所有员工必须在凌晨两点前,上床睡觉?!?br>  我呆呆的发懵。
  领导对于员工上班抽烟、吹牛偷懒都不管,却管员工熬不熬夜,真是奇怪的规则。
  “还有第五条,也是最后一条?!?br>  婷姐深呼吸一口气,死死的盯着我,“千万千万不要带镜子来我们殡仪馆,特别是铜镜,特别是晚上?!?
剩余 7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7 12:11:29
  大家都吃饭去了吗
我要评论
作者:您真可爱 时间:2018-09-07 12:41:48
  继续更,楼主!
我要评论
作者:南无阿弥陀佛J 时间:2018-09-07 15:06:59
  楼主继续
我要评论
作者:酸辣芥末 时间:2018-09-07 15:55:28
  等更,好看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0:22:07
  深夜了
剩余 2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0:23:44
  我心里打了几个突突,感觉这规矩充斥着诡异,难不成这殡仪馆里隐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?
  我却没敢多问,回去花了半天收拾行李住下,黄昏的时候我被婷姐敲了门。
  她叫着我去食堂吃完晚饭,七点多的时候就直径带我到了焚化间,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让我好好干就离开了。
  我走进门,打量了一番以后的工作场地。
  和我以前在工厂打工过的车间差不多,非常规范干净,只有四个钢制炉在房间内,角落有一张桌子,又两个人在悠闲吸着烟打牌,吞云吐雾,非常散漫。
剩余 2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0:24:20
  “哟,新来的?”
  嬉皮笑脸的青年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说:“我早上就听伟哥说有新人,来来来,这几天正焖着,现在来了一个新人,刚好我们三儿凑一块可以斗地主?!?br>  “这家伙就是这个德性,你叫陈雨生是吧?”
  另外一个国字脸的沉稳汉子狠狠吸了一口烟,示意拘谨的我坐下,笑眯眯的问道:“兄弟,哪里的人???”
  “我是本地人?!蔽伊Φ?。
  嬉皮笑脸的青年叫黄琦,初中毕业就出社会混,很有能力,还自己开了一个小厂,不过几年前行业不景气,实体店面被冲击,负债累累,据说来到这已经干了一年多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0:25:06
  沉稳的汉子叫李栋英,外省人,东北汉子,性格沉稳老实,别看他样子显老,也才就二十七岁而已。
  焚化间四个炉,本来是标配四个人工作,两个人一组,在我来之前,刚好有两名员工辞工,搞得现在人员紧张。
  “今晚没活儿,你也不用太紧张,我们这份工作平时很清闲,吸烟喝酒打牌都没问题,只要不在工作时间回宿舍,坚守在工作岗位就成?!被歧歉鲎岳词?,上了就给我传授偷懒的经验。
  他给我递上了一根六块五的真龙烟,我倒也没客气,接下去我和他们坐下,他们直接拉着我开始打牌。
  “小子你不用太拘谨,我们这儿啊不要太怕,烧人,处理死人虽然可怕,但久了就知道只要按照行规来,基本没有什么事?!?
剩余 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0:25:28
  大家都睡了吗
剩余 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1:07:53
  我抓住机会丢掉手里的牌,连忙开口问道:“黄哥,能给我说一说三把火的事情吗?!?br>  “你是想问规矩的事情吧?”黄琦古怪的看了我一眼,很认真的和我解释起来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1:08:27
  “你知道三把火吗?!彼?。
  我连忙点头说我知道一些,人有三把火,鬼才难以侵犯,而这三把火每个人的强弱都不同,像是整天淫邪,身子弱的人几乎没有要熄灭,而类似位高权重的人物、屠夫、有功名的读书人就非常明亮,民间也才有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之说。
  “你小子,知道得比我还多了?!彼镆斓目戳宋?。
  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我曾经和村里的道士学过一些皮毛和理论知识。
  黄琦也倒没有多说,警告了我一下。
  “这地儿本来就不太干净,也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不干净东西,你走夜路,如果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你,在你后面吹着凉气,不要回头,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硬着头皮往前走,你知道人一般害怕了,一般第一个动作是往回看……”
剩余 4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1:09:28
  “那就出事儿了?!?br>  他吞吐着烟叹一口气,那种寂寥的神情让我心头一寒,联想了很多可怕的东西。这种情况,说实话我走夜路经常碰到,背后冷冷的想有人耳朵后吹气,有人偷偷跟在身后。
  “你如果胆子肥你回头看也可以,记??!切记不要光是转个脑袋回去看,要整个身体连同脑袋一起转,就象军训的后转身,不然你贸然扭头,呼出的鼻息会扑灭自己肩膀的火,让不干净的东西有机可乘,而在殡仪馆里晚上,要注意不拍对方肩膀和脑袋,也是这个理儿?!?br>  我愣愣,连忙点头。
剩余 4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1:09:54
  如果是常人听了这些东西,肯定会非常感觉新奇和不可思议,甚至还会反驳,可是我跟着老道多年,替人下葬,碰到很多用常理和科学,都难以说清的事情。
  “你以为我们焚化间,是最可怕的地方吗?”
  黄琦似乎没有看出我的异色,扔下牌起了兴致,抖着烟吐气,和我介绍一下他们工作岗位的事情。
  “我就给你介绍一下我们殡仪馆的简单流程,我们要说最轻松的,是开灵车的?!?br>  “我们殡仪馆和本地的医院、警方都有联系,出现什么车祸,医院有人病逝,就让我们开车过去拉尸体,我们这里管这车,叫灵车!”
  我点了点头,认真的听着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1:10:30
  这个干葬礼的行业一直在外人眼中非常神秘,对于殡仪馆的一切流程非常好奇,我是干土葬的,城里的火葬完全陌生。
  “而第二轻松的,就大概属于那些接待死者家属,负责门面仪式的,不过这方面的事情,一般是由伟哥负责?!?br>  我又点头,伟哥大概就是指坐在办公室,给他负责招聘的张立伟。
  “第三轻松的,就是我们这焚化间了?!被歧纳艉芟感?,却引起了我的惊讶。
  黄琦很善谈,我彻底抛开了刚刚到来的拘束,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可能?除了负责外围开车和接待的,就属我们烧尸体的最轻松?”
  焚化间应该是最为核心的岗位才对,怎么是除了外面外围的岗位,就属于焚化间最轻松?
  黄琦摇头,说:“我们这充其量也就是体力活儿,比我们更可怕更渗人的,是化妆间给死人化妆的那几个女人?!?br>  我一愣,心里凭空生出疑惑。
  忽然想起了白天婷姐那性格温和的面孔,非常的友善,但黄琦还露出一脸畏惧、如同看到恶魔的样子。
我要评论
作者:合肥草莓 时间:2018-09-08 01:32:59
  坐等楼主更新,很好看吖,胆子小但是又爱看鬼故事,汗!
剩余 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作者:渣渣不忧伤 时间:2018-09-08 01:38:46
  坐等楼主更新,楼主加油
我要评论
作者:huangzhong1980 时间:2018-09-08 08:05:20
  除了楼主别的帖子都不看了,快更快更,加油楼主!
我要评论
作者:合肥草莓 时间:2018-09-08 08:12:14
  怎么还没更新。。。着急上火。。。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8:16:23
  黄琦的声音很淡,古怪的看了我一眼,像是忽然卡住一般,又说,“但如果说,化妆间的那群女人令人胆寒,那么更加恐怖的工作,千万不要招惹的就是最后一个岗位……”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8:17:00
  黄琦忽然呼吸开始沉重起来,他露出了之前说那不干净的鬼怪东西,都没有的惊惶和畏惧。
  我等待他说下去,可是他却古怪的看了我一眼,再也没有说下去。
  “那个岗位只有一个人,很快你会知道的?!?br>  黄琦忽然犹豫了,他一脸认真的看着我,说让我慢慢接触,如果现在说出来,只怕会吓到我。
  这分明就是勾引我的好奇心。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8:17:28
  不过听他这么介绍下去,感觉殡仪馆在我眼中,也没有我想象得这么神秘了,毕竟是现代社会,一切都非常规范化,实际上真在这里干,也没有什么要避之不及。
  黄琦翘着二郎腿和将一些门门道道,而旁边的中年汉子李栋英一直在吸烟,不善言谈,时不时插几句话。
 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对了,为什么这里的所有地方,都没有门锁?”
  不仅仅是员工宿舍,连焚化间都没有门锁,我刻意注意了一下,连外面殡仪馆的大铁门都没有门锁,就算是相信内部员工,那么不怕有外面的窃贼吗?
  “门锁?”
  黄琦面色一变,死死盯着我。
剩余 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8:18:10
  他再没有之前的谈笑风生,他那聚焦的眼珠死灰,在流露出恐惧。我头皮有些发麻,知道我是问了不该问的话。
  他忽然转移话题说:“那什么,我们不用门锁,在这里不用担心有人敢进来偷东西。好了,九点五十多了,我们下班吧?!?br>  他的这份姿态,让我感觉些许不安,他像是在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。
  道别之后,下班打卡,我回到了宿舍坐在床上,在这陌生的环境看着窗外一片漆黑的夜色,我整个人心里打了个寒碜,吓得连忙把窗帘拉上才略微心安。
  我并不怕鬼怪,也不怕死人,但我怕未知的恐惧。
  这古怪的规矩,还有从这殡仪馆里的同事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,还有古怪的口吻,像是都在隐藏着什么,实在让人头皮发麻。
  我自认为还是比较冷静的,深呼吸一口气,感觉今天经历的荒唐事实在太多了,看了看时间,接近十一点了,连忙跑去厕所准备洗澡,可是猛然间想起了第三禁令——
  晚上不要进女厕所,进男厕所要敲三声门。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8:18:43
  我咽下一口唾沫,不知道这条规矩适不适用在自己的宿舍里,但是我拧着厕所门把手,站在门口脊梁骨微微发冷。
  敲门的事情,我也不是没有听老道说过。
  很多时候一些不干净的地方,都要敲门三声才能进去,算是人和鬼的一种相互尊重的不成文规矩,如若唐突进入,很可能撞鬼,打破双方的平衡相处。
  咚咚咚!
  我敲了三声门,等了几秒钟后听着里面没有回应,我才深呼吸一口气打开了门。
  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  “靠!我果然是自己吓自己,我真的蠢,还自己敲自己厕所的门,还好没有被人看到我这一副傻吊的样子?!?br>  我骂咧了一句,自嘲了一下壮胆,感觉如果被其他人看自己神经兮兮的,估计要被笑死。
  进入厕所打开热水器,狠狠洗了一个澡,放松了一下紧绷的神经,才穿上衣服出来。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8:19:21
  凌晨两点钟前必须上床睡觉。
  我脑海中又浮现起一条规矩,笑骂了一句自己又吓自己。
  看了看时间,凌晨十二点了,我也没有违背规矩的想法,我自己平时是十二点准时睡觉,并不是夜猫子。
  我果断关灯,摸着黑回到床上躺下,开始睡觉。
  这里的员工相当古怪神秘,黄琦曾经说过,殡仪馆最近大量缺人,连他们焚化间都离职了两名同事,可他们真的是离职的吗?这么肥的工作,怎么会一瞬间走这么多人?
  “他们触犯规矩……所以死了?”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8:19:52
  我古怪的冒出不可压抑的惊恐想法。
  人在临睡前就爱多想一些东西。我暗骂自己不争气,太爱多想,畏首畏尾,不过我转念一想,我又平静了不少,我不是没有依仗。
  老道说我的命格天生命硬,我身上的三把火自然旺盛无比,甚至超过一些整天杀猪的屠夫、高官、功德极深的善人,能让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吓得逃退,鬼神易避。
  那天夜晚过阴风,老道被脏东西找上,却没敢找上我。
  我感觉自己太多疑,正打算排除这些临睡前冒出的想法,打算睡下,可是下一秒,猛然房间门外传来敲门声。
  咚咚咚!
  是我之前那三下敲厕所门的声音。
  黑暗中我在床上猛然屏住呼吸,我的这三声敲门声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门外,这到底是——
  鬼敲门?
剩余 2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08:20:36
  更新呈上,出门早茶去
作者:jsdfdxj 时间:2018-09-08 08:52:10
  催更,求不太监
我要评论
作者:武汉糊涂虫 时间:2018-09-08 10:30:10
  故事题材新颖~~~真好~~~谢谢~~~~~
我要评论
作者:您真可爱 时间:2018-09-08 10:51:50
  更啊,敲好看??
我要评论
作者:xufangxuninglong 时间:2018-09-08 12:05:00
  楼主写书辛苦了,点个赞
我要评论
作者:深度沉迷 时间:2018-09-08 14:23:10
  留名,很久没看到这么精彩的了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15:25:06
  一个耳熟能详的名词冒出在我的脑海。
  我压抑着呼吸,躺在床上恐惧像是有毒的气泡一样疯狂膨胀着,在黑暗中挤压着我的肺部,令我连喊都喊不出来。
  咚咚咚。
  诡异的敲门声再次在门口响起。
  我越发头皮发麻,忽然想起了黄琦说没有门锁的古怪口吻,整个人躺在床上彻底哆嗦起来,因为我才意识到了一件恐怖无比的事情,整栋宿舍楼都没有门锁,我的门也没有锁!
  人敲门,是要征得鬼同意。
  而反过来,鬼敲门就是……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15:25:40
  我们这很多村里有谣传,半夜鬼敲门,鬼必须要得到主人家的同意才能进屋,可是我的宿舍门却没有锁,整个殡仪馆的门都没有锁,这种做法像是刻意赤裸裸的把我们扒光在鬼怪面前。
  咔擦。
  三声敲门,我听到了让我魂飞魄散的敲门声。
  踏踏踏……
  伴随着诡异的脚步,黑暗中,我能感受到那道身影在我的床边,目光轻轻凝视着我。
  哪怕是黑暗中,我也能看到它全身是肉色的。
  其后它做出了我难以想象的恐怖动作,开始竟然像是影片回放一般,往厕所的房间走去,然后在厕所门口与我一模一样,用愚蠢无比的姿势也在厕所门敲了三下。
  咚咚咚!
  它敲完门就走了进去。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15:26:10
  我吓得冷汗直冒,紧张得躺在床上连呼吸都不均匀了,不干净的东西,我并不是没有见过,这是眼前实在是太诡异了。
 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,鬼打墙……还是死循环,或是另一个我,在重演着上厕所?
  “草,干他娘的!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大活人,管它什么鬼,还怕一个死人不成?”
  我咬牙,感觉不能坐以待毙。
  到底是和死人打了十几年交道,心里一横猛然一个跳跃起身,“轰”的一声打开灯,迅速在灯火通明的房间里,扑向厕所。
  紧接着,我看到了让人面红耳赤的一幕。
  是婷姐。
  还是几乎裸露全身的婷姐,浑身露出雪白皮肤。
剩余 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15:29:47
  我在厕所门口尴尬的看着她,她正要蹲下上厕所的姿势,也在愣愣的看着我,她猛然一声娇呼,嘭的一声猛然关上门。
  紧接着,里面传来窸窸窣窣水流的急促声音。
  “婷姐……怎么会是婷姐?”
  我面红耳赤的呆呆站在厕所门口。
  刚刚那惊鸿一瞥的画面剧烈冲击着我的脑海,紧接着,我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。
  外表成熟端庄、受人尊重的婷姐,竟然大半夜穿着裸露的睡衣来到我的宿舍,偷偷来上厕所?
剩余 7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作者:e2dzamxhelp88 时间:2018-09-08 19:02:40
  楼主,快出来更新啦,再不更新扯你尾巴哦
作者:xiaoluai 时间:2018-09-08 20:29:10
  希望楼主继续哈!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36:13
  来来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38:17
  难道这就是别人说的外表端着贤惠,其实性格内在很骚,有外人不知道的变态的好,现在是在大晚上穿得这么暴露特地来我的房间,还特意上厕所故意勾引我?
  “这……”
  我一瞬间,就呆站在门口不知所措起来。
  里面的小溪水声实在引人遐想,我知道门是没锁的,只要奋力推开门,就能看到一片美丽的风景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38:53
  可没过十几秒,里面的水声停滞,婷姐面红耳赤的站了出来,她只戴着胸罩和穿着花边三角裤,浑身上下露出大片白花花的皮肤,成熟丰满,如同杂志模特的诱人妖娆身材,让我大口咽下口水。
  “别想太多,我就是来你的房间,上一个厕所而已?!?br>  婷姐脸红红的,直接来到我的床上坐下,倒也不在意自己穿着裸露,权当是到海滩游泳了。
  她露出羞愧和脸红,瞪了一眼我的无礼,说:“都怪我喝太多水了,下班前忘记去男厕所嘘嘘了,回到宿舍后实在憋不住,又不敢一个人回化妆间的公共厕所,所以才来你的房间上厕所?!?br>  上厕所。
  我心里一瞬间就联想到了什么,恍然大悟。
  • ty_137310560: 举报  2018-09-27 13:20:59  评论

    上厕所不穿睡衣?或者外衣的?
  • 水心币: 举报  2018-11-05 16:35:29  评论

    评论 啃树树:现在有多少网络小说,有多少网络写手,在编织着一个个艳遇、一夜情、婚外情的故事,给人们的心中,种下了多少淫秽的种子,让人们做下多少损德害寿的事情?如果一旦得了艾滋病,就代表再光辉的形象也毁了,人生将被宣告终结,再也无法与父母、爱人共同创造那如诗如画的美丽人生了。
剩余 4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39:15
  是第三条规矩,夜晚不能上女厕所,不仅仅男生,女生当然也不例外,所以女同事只能在夜晚里选择去上男厕所,也怪不得我们男生上男厕所的时候,要敲三声门,原来是怕撞到里面正在上厕所的女同事。
  就是这个规矩?
  “还以为是什么撞邪的怪癖呢?!?br>  我哭笑不得,婷姐不敢在自己的宿舍里上女厕所,只能来到隔壁的我这里,来上我的男厕所?
  “不然你以为呢!”
  她瞪着我,面红耳赤,“我刚刚敲门见没人应,我以为你已经睡着了,所以实在憋不住,偷偷摸摸的不打算吵醒你,进来上厕所?!?br>  婷姐实际上还是一个很保守的一个女人,现在脸还是红的,“今晚的事情,你别说出去,不然我宰了你!”
  婷姐起身,警告我。
剩余 2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39:37
  “还有,你别抱侥幸心理,规矩还是要遵守的,全部按照规矩来,养成习惯,即使自己宿舍的厕所,也要记得敲三声门,才能进去?!?br>  我一愣。
  想起了婷姐刚刚摸黑上厕所的时候,即使知道里面没有人,也按照规矩认真的敲了三声门,这明明没有必要,并且就算不做也没有人看到,可是她却很严谨的遵守了。
  “我知道了,婷姐?!?br>  我摸了摸脑袋,想不通,但还是点头了。
  忽然感觉房间里暧昧的气氛很尴尬,一个成熟美丽的女人坐在床上,任由是谁都会遐想连篇,更何况是我这个从小跟着老道办丧、连女孩子小手都没碰过的穷屌丝一枚。
  婷姐红着俏脸,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看我态度端正,倒也没有再生气了,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场意外。
  • 青犀吟: 举报  2018-11-06 18:45:24  评论

    去男厕所要去你床前过?按理说,宿舍厕所应该是单独一间的,而不是男生一个套间,女生一个套间。即使套间,你躺在你床上也看下见上厕所的影子吧,除非你睡客厅!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40:07
  “今晚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别人,别让以为我们两个恋爱了,如果这样麻烦就大了?!彼侄V鑫?,面色严肃,说的是第一条规矩。
  我又点头,对于这五条规矩的地位,有了新的认识。
  也对婷姐越发改观了,我开始对于之前黄琦警告的话,完全不认同,化妆间的其他人我不知道,不敢妄下定论,但婷姐绝对称不上恐怖、吓人的形象,为人很亲和。
  婷姐又说:“我该离开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,毕竟凌晨两点前,必须要上床睡觉?!?br>  她说完,随手打开手机看了看的时间,忽然整个人一下子就面色惨白了,变得毫无血色,如同死人。
  我看到婷姐的面色剧变,心里一惊。猛然扭头看向墙上的挂钟,上面显示着一串令人头皮发麻的数字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40:32
  01:58
  “离凌晨两点,还差一分多钟!”
  我捏了捏手心,有些冒出一丝冷汗。
  我猛然想起之前是凌晨十二点钟上床睡觉,遐想连篇。
  而婷姐应该是一点钟这样来上厕所,可谁也没有想到,这随便尴尬的聊了几句,时间就过得这么快,竟然已经过去接近一个钟的时间??!
  扭头看婷姐。
  她吓得面如死灰,像是遇到了最恐怖的事情,浑身颤抖着,僵硬在原地,哆嗦成一团。
  “第四条规矩,延迟十几秒,一分钟的些许时间才上床睡觉,也应该没有问题吧?”我嘴唇小声嚅嗫。
  “我要……我要被……”
  婷姐哆嗦着,像是彻底吓傻了,僵硬在原地脚下发软,面目死灰,眼睛直楞楞得盯着地板。
  “不要!不要不要……”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40:59
  她像是彻底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东西,眼眸流出惊恐,她的血液凝固了,头发连根竖起,眼珠几乎都要从眼眶中瞪裂出来——
  草??!
  我怒骂一句。
  偏偏这个时候,婷姐被吓傻了。
  我知道婷姐哪怕在成熟贤惠,本质也终究是一个脆弱的女人,一般女人遇到大事就会乱,会彻底崩溃,我很清楚婷姐的状态,是吓得魂飞魄散了。
  这种状态实际上是非常常见。
  类似与很多时候人遇到生死?;?,如碰到猛虎扑来,第一反应不是扭头就跑,而是吓得呆站在原地,不是不肯动,而是脑海一片空白,脚下也完全吓得瘫软,提不起一丝跑的气力。
  我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恐怖事情,能让婷姐吓得成这样,腿都吓得哆嗦动不了,心里也产生了巨大的恐惧。
  “婷姐,快醒醒??!”
  我硬着头皮,拉着面如死灰的婷姐,让她迅速振作起来,可摇了几下都没有看她没有反应,我一咬牙,猛然甩了婷姐一个耳光!
  啪!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41:29
  我这一掌很重,煽在婷姐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  这掌非常重,也是我第一次打女人,婷姐的半边脸都被我打红了,我却疯狂咆哮道:“靠!婷姐你别哆嗦了,快往回跑!现在还剩一分钟,应该还来得及上床睡觉??!”
  我感觉还有机会,我住在201,婷姐也就住在203号房,隔着一个房间,充其量也就十几米的距离,如果不是婷姐吓傻了,这短短一分钟都不需要,快的话只要三十多秒,就能跑回房间在床上躺下。
  我煽的一个耳光,似乎让脸色煞白的婷姐回复了一丝理智。
  她反应过来,浑身也冒出密密麻麻的热汗,整个人像是炸起的猫儿,疯狂叫道:“没有机会了!现在已经时间不够了,快快快!你快点去把门关上,然后关灯,你先回到床躺下!”
  我一个激灵,也知道事态紧急万分。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41:50
  现在我们两人都顾不得太多,迅速连跨七八步,门没有锁,我只能把门虚掩上,然后一个健步关灯,在漆黑中回到床上躺下!
  我躺在床上,惊恐的从黑暗中看向房间,眼睛睁得凸起,我生怕看到恐怖的一幕。
  我无法想象,没能回去上床睡觉的婷姐,会出现怎样令人头皮发麻的场景。
  甚至这一瞬间,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许多可怕的画面,立刻会有鬼出现把她拖走,彻底消失在黑暗中?;蚴侵苯诱鋈吮凰毫殉梢黄?,内脏炸开,肠子鲜血横飞在整个房间里,血腥无比……
  可是并没有!
  我看到黑暗里,婷姐在疯狂奔跑,也像是彻底爆发出了人类的潜能,她的头脑冷静起来。
  她快步跑到厕所,同我一样把厕所的门虚掩上,然后一个健步迅速冲来,整个人跳到了我的床上,那柔软无比的身子迅速压在我的身上!
  “睡觉,快??!”
  她一掀被子,猛然盖在我和她的背上。
剩余 6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42:18
  我呆呆的,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婷姐的动作,她竟然机智无比的想到了和我一起在我的床上睡下。
  可我只感觉那火辣辣的柔软身躯压在身上,那两团棉花狠狠挤压着我的胸膛,轻柔的女孩香味,那柔软的小腹和赤裸裸的长腿贴在身上,让我整个人甚至一阵火热,一股无名火从下身腾起。
  我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,都这种时候了,我还有这种龌蹉生理的反应和猥琐想法。
  嘘!
  婷姐示意我安静别说话,让我默默和她等待凌晨两点。
  她趴在我身上和我四目相对,也能感受到有什么顶着她小腹,眼眸闪过羞红和恼怒,但还是死死的用娇躯压在我身上,没有敢挪开半步。
  呼呼……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0:42:40
  黑暗中只剩下我们两人的喘息声,我和她沉默无言。
  以非常尴尬的体位贴在一起,在黑暗中默默感受着她的娇柔鼻息,还有他趴在我身上那柔软的身躯触感。
  忽然间,空气安静了。
  我仿佛听到有人在我的耳朵吹着凉气,像是恶魔的蛊惑低语,它在说:我来了。
 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房间中,我猛然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听到滴答声,是水滴一样滴落的空寂声音。
  我与身上的婷姐对视一眼,此时清楚的知道,那是凌晨两点到来了。
我要评论
作者:百合萍子 时间:2018-09-08 20:52:10
  擦我的沙发呢,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3:07:56
  滴答。
  这是墙上的挂钟在响。
  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清晰和空灵。
  清脆的钟声仿佛像是宣告着什么一般,我躺在床上,能感受都有什么东西,在黑暗中如同潮水般涌来。
  它就像是黑夜里拍打海岸线上的浪潮,也仿佛活物有千种悲哀的情绪,在黑色潮水中有万张面孔,在露出狰狞与不甘。
  它在从每一个角落缓缓渗透我的房间,如同粘稠的漆黑墨汁一般顺着墙壁流下,覆盖墙壁的挂钟、吞噬书桌、淹没电脑,最终浸没了我和婷姐所在的席梦思床。
  “这到底是什么鬼……”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3:08:22
  我长大嘴巴,像是被恐惧卡住喉咙,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  婷姐也趴在我身上,黑暗中,我依稀能看到她的面容露出惊恐的神色,她也是第一次真正的在凌晨两点才睡下,也才知道凌晨两点的时候,会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。
  我并不是没有见过鬼神与灵异的事情。
  从小到大跟着老道,见过太多常人难以看懂的怪异,但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景象。
  下一秒。
  那如粘稠墨汁的黑暗,如同午夜的潮汐拍打海岸缓缓涌来。
  我们两人在席梦思上被黑暗淹没,我黑暗吞噬的瞬间,我肩膀引以为傲的三把火竟然毫无抵抗,被黑潮淹没、瞬间熄灭。
  轰!
  我感到一股无法抵挡的倦意袭来。
  我的眼帘微微垂下,我能感觉到有人在我耳边低语,我的灵魂像是在被人剥离,我似乎能俯视到我的躯壳,眼皮子再也撑不开,渐渐迷失在沉睡中。
  ……
剩余 3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3:08:42
  第二天清晨,天未亮。
  我猛然两眼一睁,刚好看到也在同一时刻睁开双眼的婷姐,她以同样的暧昧姿势趴在我的身上。
  “你……”
  她痴痴的长大嘴巴,趴在我的身上看着我。
  我也呆了,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,还能闻得到对方的轻柔鼻息,脸一下子刷的就红了。
  我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却想不到我们两人一醒来,竟然是用这样的暧昧姿势维持了一整宿,那趴在身上柔软的触感再次袭来,我下身又不争气的燃起了一片火热。
  ?。?!
剩余 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3:09:06
  她凄厉地叫起来,从我身上挣扎起来。
  我正以为婷姐被我小兄弟顶着,恼羞成怒要骂我的时候,我却又看到她整个人面色剧变,瞬间煞白起来。
  她在床边哆嗦着,双手合十,疯狂低声念叨。
  “我和他一点事情都没有!真的没有任何事情,我们不是在恋爱!我们不是在恋爱!”
  她吓得整个人都在颤抖。
  在疯狂喃喃自语,过了好几分钟,她看到没有什么事情发生,才缓缓松了一口气,在床边坐下。
  “婷姐……”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3:09:24
  我像是被什么卡住喉咙,一句话都问不出口,婷姐对于我的冒犯也视若无睹了,反倒是生怕被人误会我们在谈恋爱一般。
  我经历了昨晚的诡异事情,心里满是敬畏,竟一时间看着惊恐的婷姐,再没能像昨晚一样出声安慰。
  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那五条规矩,拥有何等恐怖的地位,是堪比生命的分量,心里越发惊疑起来。
  可关于这第一条规矩,我却感觉婷姐是自己吓自己而已。
  其他的规矩,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神异在里面,但是第一条却是再普通不过,不允许职员谈恋爱,应该只是简单的禁令而已,很多公司都有,没有更深层的东西在里面。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8 23:09:33
  今天先更新到这啦
我要评论
作者:笑叹人生路 时间:2018-09-09 08:02:40
  嘛也不干了,快更了,主,等不及了,相当的不错,赞!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08:18:47
  我却没有道明,我知道婷姐是被昨晚的事情吓慌了,疑神疑鬼,毕竟昨夜的确是生死一线,差点就出事。
  深呼吸一口气,连忙看了看时间,竟然是天蒙蒙亮的样子,刚好六点出头,我们同时就醒来。
  我犹豫了一下,说:“婷姐,昨晚那一巴掌,对不起,我……”
  婷姐说:“没事,你救了我,没有这一巴掌打醒我,我就完了,我反而应该感谢你?!?br>  说完这两句话,我们坐在床边的两人又陷入了尴尬,一言不发的沉默气氛。
  我回忆起昨晚的古怪,挑起话题,连忙问:“婷姐,昨晚的那东西,到底是什么?”
  “我……不知道?!?br>  婷姐沉默了几秒,她坐在床边,想起了昨晚的千钧一发,娇嫩的嘴唇也变得惨白起来。
剩余 4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08:19:25
  “平日里,我在殡仪馆一般在十二点左右的时间里就睡下了,从来不熬夜,今天第一次在擦边球的时间里入睡,这样的事情,我也是第一次碰到,昨天我瞬间感觉很困就睡着了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?!?br>  我沉默了,也坐在床上,能感受到婷姐说的是真话,没有撒谎。
  “我也是,一瞬间就睡着了,后面我们两个人入睡,到底发生了什么,根本不清楚?!?br>  我想她没有骗我,婷姐在殡仪馆干了足足半年多,都没有发现这个秘密,难不成那凌晨两点前必须入睡的规矩,是因为害怕员工们发现凌晨准点两点钟,会知道这方面的事情。
  “你别想太多了?!?br>  婷姐看着我若有所思,吓了一跳,连忙低声警告我,“你千万不要去探究这些东西,好奇心害死猫,我们只要遵守规矩,就没有任何危险,安安静静干活,干满三年拿了七十万就走,什么事都没有!”
  七十万?
  我睁大眼睛,愣愣的看着婷姐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08:19:48
  婷姐看着我的眼神,愣了愣,解释说:“对了,你还没有签正式合同,还不知道这个算法,你看到合同就明白了,我们签的是三年劳动合同,我们一个月工资一万二,三年下来是四十多万,我们只要干满三年,就会补贴三十万,一共七十万!”
  她顿了顿,古怪的低声道:“如果签下三年合同,就不允许中途离开,必须干满三年?!?br>  来这里干活的,大多的穷途末路?;蛘呤堑ù蟀胩斓募一?,干上三年,就能得七十万,这钱对很多普通人是一身难以赚到的巨款了。
  也难怪有这么古怪的规矩,还有这么恐怖的事情,还有这么多人来这古怪的殡仪馆干活。
  “我先走了,今晚的事情你千万别和人说,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,只属于我们的秘密?!?br>  婷姐犹豫的看着我,忽然抬头看了看时间,竟然快早上七点了,是差不多要去食堂吃饭上班的时间段。
剩余 1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08:20:20
  “我宿舍的那个姐们,应该知道我一晚上没回去的事情,也会让她保密,别让我在你房间过夜的流言蜚语传出去?!?br>  她说着,扭着小蛮腰开门走了。而我看着背影没有挽留婷姐,独自楞在床上。
  昨晚的那东西实在太恐怖了,心里恍惚,我跟随老道这么多年,见过的黑影鬼魅、不干净的东西千奇百怪,大多是普通人身大小,甚至只有小孩大小。
  第一次见到这么庞大的。
  怨气?恶鬼?妖魅?这到底是什么,我不清楚,但是如果是鬼,我不太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大的鬼,身体已经能覆盖殡仪馆了,我更觉得是一种古怪的怨气、怨灵聚合物。
  每天凌晨两点钟后,那恐怖的黑色浪潮就会出现覆盖整个殡仪馆,所有人瞬间会失去意识,彻底睡着。
  “昨晚凌晨两点过后,我们没有真正睡着,我隐隐有些记忆和印象画面,一定发生了什么,我能感觉到我和婷姐一定做了什么!只是第二天醒来我不记得了,婷姐也不记得了?!?br>  我吓得头皮发麻,又皱着眉苦思冥想。
剩余 2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08:20:38
  可我到底是跟着老道这个半桶水,我自己更加是踏进半只脚的门外汉,一时间根本猜不到那黑色墨汁到底是什么。
  “不要好奇,安静干三年,拿七十万就走!”
  我的脑海里,忽然想起了刚刚婷姐的忠告。
  这的确是最为正确的选择,好好干活,小心遵守规矩,就不会出事,我人又不傻,没事去研究那些作死的事情干嘛?
  这七十万巨款,对于我这个农村娃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,我没有任何理由辞职不干,这笔钱足够我逍遥的活大半辈子了。
  我咬着牙,整理了一下衣服,认真洗了一把脸,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鼓励了一下,打算忘掉昨天晚上发生的恐怖事情,然后起身向着食堂走去。
  我来到食堂,没有发现黄琦,反倒是昨天那沉默寡言的李栋英,正坐在桌上吃饭。
  他沾着豆浆吃着白馒头,抬头瞟了我一眼,示意我坐下,平静的说道:“你小子准备一下,我刚刚收到伟哥的消息,等下我们焚化间要‘开炉’了?!?
剩余 2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作者:日丁磊 时间:2018-09-09 08:28:20
  不拍成电影,可惜了了!
  • 青犀吟: 举报  2018-11-06 18:54:53  评论

    这种没法拍的,精绝古城,九层妖塔都被改成大战怪物才上映!
我要评论
作者:有蛀牙的糖果 时间:2018-09-09 09:05:10
  不管怎么样,长知识了,楼主辛苦了!
剩余 2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作者:暗香萦怀 时间:2018-09-09 10:16:40
  希望能更新快一点??吹牡跷缚?。
我要评论
作者:z0707 时间:2018-09-09 10:46:30
  热烈热烈再热烈的掌声
作者:杨小燊 时间:2018-09-09 11:05:05
  继续更。挺好奇的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1:07:02
  我之前就被严重警告过。
  在焚化间的规矩是不能吃东西的,因为活人不能把死人的尸气吃进去,那东西吃久了人就完了,但酒和烟却不算,由于职业的原因,基本上这里的员工都是烟鬼,一天一包都是稀松平常,而上面也默认工作时间可以吸烟。
  烈酒反倒是焚化间的标配。
  能去阴气,还能壮人胆量,在焚化间特别是带新人的时候,都会先让喝酒壮胆,毕竟酒壮怂人胆。
  我灌下半瓶二锅头,喉咙火辣辣的。
  开始按照两人的指示开始干活,用小刀轻轻划破女尸的身体各个部位,防止火化的时候内部膨胀尸爆,在焚化炉里炸开,然后浇上柴油助燃。
剩余 5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1:07:29
  在我满头热汗的送进焚化炉的时候才默默松了一口气,也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火化场景。
  我惊讶的发现,焚化炉里,我看到首先烧掉的是毛发,还有瞬间即化烧得吱吱响的皮肤。紧接着,肌肉组织和内脏等软体也跟着变成火团,很快就会显露出枯焦的骨头。
  一切生命都在火焰中枯萎。
  我脑海中升起这句古怪的感叹。
  正当我要松一口气的时候,我的头皮猛然又麻有冰,前所未有的渗人寒意,从我的头盖骨上升起。
  只见焚化炉里,熊熊烈火燃烧。
  那具女尸忽然浑身颤抖,竟然弓起身体,慢慢在火焰中站起来。
  明黄的灼灼热浪里,她的面容露出挣扎怨毒的扭曲笑容,以及被火焰燃烧的痛苦,她呆呆的看着我,那笑容似曾相识。
  这笑仅仅三秒,她又猛然倒下,彻底枯萎在焚化炉里,被熊熊的火焰彻底覆盖尸骸。
  “这……”
  我猛然哆嗦起来。
剩余 12 条评论  点击查看  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1:07:46
  凭空冒出的汗水竟把我的背后完全打湿,我整个人如坠冰窟,第一次体验到了汗如雨下的真正含义。
  “别怕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不是诈尸?!被歧醋盼颐嫔钒?,连忙安慰我道。
  连憨厚沉默的汉子李栋英,也站出来说道:“对,用科学的角度来说,这是由于燃烧,使得肌肉卷缩萎靡,然后在燃烧过程中会产生小范围的肌肉神经抽搐动作,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并不是灵异事件?!?br>  不是,灵异事件?
  我的脑海仍旧在颤栗,浑身颤抖,无视旁边两人的安慰。
  我并不是他们所想的怕,我从小跟着老道接触死人,胆子要远比他们想象得要大很多,但是我看着女尸在火焰中熊熊燃烧,这无比熟悉的一幕,竟让我的脑海仿佛爆炸了一般,剧痛起来。
  我绝对看过这样的画面!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1:08:12
  我的脑海中闪过一副似曾相识,无比熟悉的一幕,我明明没有见过,却仿佛像是亲身经历过、无比熟悉的既视感。
  “这个画面我明明没有遇到过,我是第一次见到火化尸体,但怎么有印象,难道是昨晚的我……”
  我想得这里,脑海猛然空白一片。
  我昨晚失去意识之后,记不起的晚上到底干了什么?怎么会对着火焰里烧尸体的画面如此熟悉?仿佛是第二次经历眼前的画面一般,难道真的和婷姐简单的睡到大天亮吗?
  难不成昨晚,我还去烧死人了不成?
  我越像越渗人,感觉有蚂蚁在我的皮肤上密密麻麻的爬着,浑身起了鸡皮疙瘩。
  “你们,不觉得这画面,似曾相识吗?”我轻轻嚅嗫着惨白的嘴唇,忍不住问道。
  “似曾相识?整天见,能不熟悉吗,早就见怪不怪了?!崩疃坝⒐殴值目醋盼?,随口回答道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1:08:34
  我沉默不语,再没有询问。
  心里越发肯定,在昨天晚上,被那古怪黑色淹没了的黑夜中,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是想不起来。
  而黄琦和李栋英只怕根本不知道,他们每天晚上会遭遇那恐怖的黑色淹没,然后彻底失去意识,不记得凌晨两点过后,自己会干什么,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们以为自己一觉睡到天亮,起身我们晚上或许起床干了什么连自己都忘记的事情。
  不过,不知道才是幸福的。
  起码不用像我,一来就职殡仪馆就活着恐惧中,我有些懊悔昨晚为什么要去接触这一方面的东西,如果不知道,我今天一定能用很轻松的态度学习火葬的事情。
  李栋英告诉我,尸体燃烧的时间都不同。
  一般肥胖脂肪高的人,反而燃烧得比较快,但普通情况下都是经过焚化炉燃烧一个小时左右,就会成骨灰。
  一个小时后,我默默的看着骨灰送走,还是没有说话。
  “这个女孩是酒驾出事的,但说起喝酒,英哥还记得12年过年那几天吗,送来个喝酒直接喝死的男子30多岁的?!?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1:08:51
  黄琦看着我一脸沉默,以为我被吓到了,说起了其他话题。
  李栋英连忙说,“对,当时送炉子,烧的时候都能闻到炉子里飘出来的酒香,味道很重,完全不像平时烧人的味道,真的是酒香?!?br>  黄琦又说,“当时我们哥几个以为炉子里的成仙了,都抢着看里面的情况。一直到烧完酒香味道就没断过,现在想起来,还是那么的香?!?br>  我也知道他们两个在打趣,说一些有趣的奇怪经历转移话题,以为我第一天干这种活,心里害怕了。
  可我也不是不懂人情的人,心里虽然恐惧,但是也勉强还是挤出了笑容,和他们聊起一些以前的趣闻起来。
  不过黄琦也看得出我心不在焉,还以为我是被吓到了,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要不下午你去请个假吧,出去放松一下,伟哥那家伙挺好说话的?!?br>  我楞了一下,答应了下来。
  我来到在最前面的两层小矮楼,在张立伟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,立刻得到“请进”的回应,我现在随眼一看,也才发现办公室的门也是没有锁的。
  “哟,小陈,来找我什么事吗?!?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1:09:13
  伟哥在办公室桌位上放下文件,诧异的看我一眼,示意我坐下,“是不是今早那场火化被吓到了?这可不想你的风格啊,其他新人被吓到也就算了,你小子我还以为心里素质过硬?!?br>  我唯唯诺诺的点头,没敢应声。
  “不过也是当然,我们火葬,可比你们干土葬的刺激多了,你刚刚也看到了?!蔽案缱旖且贿?,“你是黄琦那狗日的家伙,让你来找我请假的吧,每次都这样,都快养成带新人的惯例了?!?br>  我楞了一下,不明所以。
  张立伟哭笑不得,从抽屉里抽出了一沓红色的毛爷爷,“来兄弟,这一千块拿出去放松一下,想去干什么就干,第一次干这行的都是会被吓一跳,人之常情嘛,三灶街的那家大保健,二十一号技师就非常不错,去放松一下就回来,兄弟又是一条好汉?!?br>  靠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1:09:31
  我呆了呆,原来是每一次带新人都是这种交易,不由得感觉这殡仪馆的高层太有人情味了,为了缓解新人的害怕,还有这种福利。但我还没碰过女人,我是一个传统男人,那里舍得把第一次交给那些不干净的女人。
  我犹豫了下,张大嘴巴。
  本来,我现在来这里是打算说不干了的事情,我的神经实在承受不住了,这里太诡异,那神秘的五条规矩,更是简直能压得我头皮发麻,哪怕是钱再多,也得有命花!
  可是这伟哥的豪爽还有大度,却让我实在开不了这个口,我犹豫了一下,接过伟哥的一千块,我没有去找什么技师,而是扭头回到宿舍,打算睡一觉放松一下神经。
  回到宿舍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1:09:48
  看着这房间里的摆设,台式电脑和十八寸液晶屏电视,这个装修的确良心,并且我还不同其他人,自己独自住在这个豪华房间里,在这里干每个月还能有一万二的工资,干满三年还有三十万的巨额补贴。
  我想得这里,越发没有理由拒绝这份工作。
  咚咚咚。
  忽然间,我的房门外忽然又传来三声敲门声,我一愣,心里吓了一跳,连忙低声问,“是谁?”
  “是我?!?br>  是非常细小的声音,我能听出是婷姐。
  接下去,婷姐推开没有锁的门,如同做小偷一样小心四处打量了一番,又偷偷的看了看门外没有人,才悄悄的走了进来把门掩上。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1:44:17
  有人吗。吃午饭啦
作者:您真可爱 时间:2018-09-09 13:19:00
  隔,吃饱了,哈哈
我要评论
作者:liuaguanga 时间:2018-09-09 14:20:30
  楼主好,看了几天了,第一次回复,就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文字描述。加油楼主!
作者:ty_菠萝油加咖啡 时间:2018-09-09 16:09:46
  不错,期待楼主更新
我要评论
作者:海外贸易合作 时间:2018-09-09 16:20:20
  又出新帖了,还没看,先顶一下,全力支持,无敌潜水党冒个泡泡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6:58:58
  “昨晚的事情,你没有和其他人说吧?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,现在我们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,被人知道我们只怕要出大麻烦?!?br>  婷姐大方的在床边坐下。
  她穿着黄色花裙,打扮得非常漂亮,脸上的淡妆非常精美,让我又隐约想起了昨晚那火辣辣的雪白身躯。
  “没有和他们说,我又不傻?!?br>  我连忙收回目光摇头,看着一脸淡然在我床上坐下的婷姐,“婷姐你不上班,怎么有空来我这里?!?br>  我是请假半天才回来休息,而婷姐应该还要上班才对。
  “我也请假了,昨晚没有休息好,跟伟哥说我身体不舒服,姨妈来了,打算回去睡一觉?!?br>  我一愣。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6:59:18
  第一次见到请假这么随便的,没有休息好,就请假回去睡一觉。
  婷姐却不以为意,说伟哥平常都非常好说话,只要没什么活干,一般说身体不舒服,基本都批假,让我们休息时间,甚至外出,都不会管我们。
  “我刚刚见你没有去大保健,对你的印象还不错,也就顺路来你这般聊聊天?!辨媒愕乃?。
  大、保、??!
  我一字一顿,额头冒出密密麻麻的细汗。
  感情连婷姐也知道大保健,是我们焚化间带新人的传统啊,差点就给婷姐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我心里暗暗庆幸,还好刚刚没去。
  “你小子,还是个处男吧?”
  婷姐又冷不丁的问道。
我要评论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6:59:36
  我彻底尴尬,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,我也感觉在这个炮火连天的时代,我一个穷屌丝还是童子军,实在是耻辱。
  婷姐发现我的脸都红了,也不诧异,随口说,“你别害羞,我也就是问你还是不是童子身,是就最好了,听我的话不要去破身,保持着阳气才不容易招不干净的东西,他们让你去破身,是不怀好意,你不去大保健是对的?!?br>  我愣愣的呆住。
  “你昨晚那一巴掌扇醒了我,这是救命大恩,我才提醒你的?!?br>  婷姐一脸认真的警告我,轻声说,“你要小心焚化间那几个人,不要太信任,你们不怀好意,想要害你,你知道殡仪馆对外宣传离职的那两个焚化间员工,真的这么简单是离职了吗?!?br>  我心里一寒,脊梁骨发冷。
楼主啃树树 时间:2018-09-09 17:00:00
  焚化间的黄琦,让我小心化妆间的那几个女人。
  而化妆间的婷姐,却让我反过来小心防备焚化间,这双方到底谁在说谎,谁在骗我?
  “你相信我吗?”婷姐直勾勾的看着我。
  “我信!”
  我咬了咬牙,坚定的说道。
  经历了昨晚的事情,无疑婷姐和我的关系是所有人中最亲近的,还有昨晚婷姐被吓得发愣,还是我提起勇气扇醒了她,她才反应过来,从这件事看出不是那种心思深沉的人。
  “你信就好?!?br>  婷姐深呼吸一口气,美目看着我,“你救了我一命,我就反过来救你一命,这是我对你的忠告,还有继续在这里做下去也没有什么,你不要太怕,殡仪馆本来就是在刀尖上干活,小心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还有遵守五条规矩,干满三年,就可以领着七十万离开不是太难?!?br>  七十万!
我要评论
使用“←”“→”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58 下页  到页 
发表回复

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